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

蘇州,千年風雅,百工薈萃,古老與現代在這里激情碰撞。隨著工業化、機械化的飛速發展,傳統手工藝不可避免受到沖擊,甚至一些個性逐漸被共性替代。對傳統手工藝的保護、傳承與創新,越發被人關注。

引力播

二胡制作大師王國興堅守著家族技藝。

引力播

核雕的手藝之美,正在于毫發之變。

——蘇繡享譽海內外,一位老外博物館館長卻作出“無非是些小貓金魚”的論斷,這讓蘇繡大師黃春婭深受觸動:外界對蘇繡的認知為何如此片面?

——一把藏家手上的二胡,被蘇州“二胡王”王國興一眼看出是贗品,無論用料還是做工,均與正宗的“王國興制”相去甚遠。

——一串核雕手串,被友人視作珍物,可經核雕大師陸小琴鑒別,那只不過是機器雕出來的普通工藝品……

這樣的故事,還有很多。

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(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)網站發布的2019年第10號公告,由國家絲綢及服裝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、蘇州刺繡研究所有限公司主要承擔起草的國家標準《蘇繡》(標準號:GB/T38029-2019),將于2020年3月1日起正式實施。參加該標準起草的單位還有蘇州市古吳繡皇工藝有限公司、蘇州工業園區仁和織繡工藝品有限公司、蘇州太湖雪絲綢股份有限公司、浙江絲綢科技有限公司,該標準歸口單位為全國絲綢標準化技術委員會(SAT/TC401)。《蘇繡》國家標準規定了蘇繡的術語和定義、技術要求、試驗方法、檢驗規則、標志、包裝。

蘇繡是我國優秀的民族傳統工藝之一,經國務院批準列入了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標準的制定有助于提高我國蘇繡產品質量和生產制作管理水平,對推動蘇繡的保護、傳承和產業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意義。

為手藝定標準,蘇繡不是第一例,也肯定不會是最后一例。要想留住手藝之美,所要做的,除了技藝上精益求精,規范創新”也十分重要。“

亂市場

蘇繡“無非是些小貓金魚”

天涼秋意顯,比天平山的紅楓更紅的,是“蘇繡”作品《天平紅楓》。

到蘇州各景點周邊隨處走走,就能找到《天平紅楓》。方寸間,一灣池水,楓樹林立,明黃、橘黃以及大紅的樹葉,鋪滿畫布,好一派斑斕世界。這樣一件作品,售價普遍20元。如果是去蘇州義烏國際商貿城,找蘇繡店老板還還價,還能打個對折。如此“物美價廉”,自然走俏。

只不過,要是湊近了細看,《天平紅楓》線條粗放、用色呆板。有人還想再看看更好的,于是老板推薦一套《梅蘭竹菊》,共四件,純白的背景上,紅梅翠竹,已有些文人畫的感覺了。還還價,50元一件,要是加個木框,200元也能拿下。還有沒有更好的呢?于是,老板推薦的繡品,一件比一件大。原來,他是根據尺寸來定價的。如果再要老板拿件精品出來瞧瞧,他干脆兩手一攤:小店的“蘇繡”,都不是手工繡,沒那么精細。

不是手工繡,也能稱之為蘇繡嗎?拙政園附近,有小店在門口架上架子,請來繡娘,人氣明顯就高很多。繃架邊手帕大的繡品,據說是繡娘一針一線繡出來的,報價200元,還還價,100元,再還還價,80元也能拿走。問繡娘,繡一件得多久,答案是一天。繡娘的人工費這么便宜么?有人不免納悶。而答案,恰巧也在義務國際商貿城的那家蘇繡店里,一模一樣的繡品,在這里15元就能拿走。

觀前街附近的一家蘇繡店內,同樣有繡藝演示,這里的繡品從數十元到數千元不等,內容多為小橋流水、小貓以及金魚。老板說,店里有些是機繡的,有些是人機混合繡的。

或許是看多了旅游景區周邊的“蘇繡”,一位從國外遠道而來的博物館館長居然以為蘇繡“無非是些小貓金魚”,大多雷同、缺乏新意。蘇繡大師黃春婭帶他參觀了蘇州刺繡研究所有限公司的精品展示館,他才大為驚嘆:原來蘇繡別有一番神奇天地!

“很多人對蘇繡的印象,還停留在旅游小商品層面。”那次經歷,讓黃春婭深有感觸。

核雕大師陸小琴也有類似的感受。好朋友請她鑒別一串“珍品”核雕手串,她卻看出那其實是機雕品。用機器做核雕,速度快,產量多,可即便是最為常見的羅漢頭,拿大師級作品當模本一比較,總不免呆滯,且千篇一律。“它們向人們展示的,不是技藝,也很少有美感可言。”

蘇州二胡制作大師王國興最近也郁悶了一次。今年9月,他到山東會友,有藏友拿了把有“王國興制”烙印的二胡給他看。他一眼看出,那是贗品,印不是他的,用料、工藝也有很大差別。“做二胡的每一道工序、每一個部件,以及部件與部件之間怎么組合,都決定著音色的好壞。”王國興做二胡,分寸全在手上,非機器所能取代。

引力播

定標準

強調必須“手工運針走線”

“蘇繡給人的印象是美好的。世界各地的游客到蘇州來,所看到的蘇繡,卻有很多是粗制濫造的,這在無形中損害著蘇繡這張蘇州的名片。”從管理和規范的角度看,蘇州刺繡研究所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沈建康認為,給蘇繡制定一個入門標準,很有必要。2017年,《蘇繡》國家標準獲批立項,蘇州刺繡研究所有限公司是主要起草單位。

蘇州刺繡研究所有限公司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“蘇繡技藝”項目保護單位,蘇繡人才的“搖籃”,保存著全國最完整的蘇繡歷史檔案資料。正是通過精研歷史檔案,總結與創新前輩大師的技術針法,標準主要起草人黃春婭對蘇繡作了全面的學術性概括,最終確定48種國標針法,并對蘇繡的用料、技藝與藝術水準作了明確說明。

“明代大學士王鏊編的《姑蘇志》,有‘精細、雅潔稱蘇州繡’的記載。蘇繡的特點就是精、細、雅、潔,其中精、細是精湛技藝的表現,而雅、潔是蘇繡的美學特性。蘇繡主要表現的是針法的具體運用,以及作品的光澤變化,所以國標側重于這兩個方面的考慮。”因而,標準中對蘇繡的定義,強調“手工運針走線”。

目前,《蘇繡》國家標準的實施進入倒計時。按照標準,2020年3月1日起,蘇繡必須是手工繡。

引力播

“全國二胡看蘇州”,蘇州作為二胡的發源地之一,二胡的行業標準也正是源自蘇州。原蘇州民族樂器一廠副廠長張振鈺記得,1961年,在全國民族樂器評比會上,蘇州的二胡榮獲第一名,于是當時的輕工部將廠里生產的這把二胡拆解開,測量了各個部件的尺寸,并將其定為二胡的“部頒標準”,也就是行業標準,且一直沿用至今。而那把在全國比賽中奪魁的二胡的制作人,正是當時蘇州民族樂器廠的工藝師王瑞泉,王國興的父親。

王國興隨父學藝數十年,一手高級二胡的制作技藝,與父親一脈相承。如今除了開料使用機器外,家族精湛的“蒙皮”和“制膛”等技藝,繼續在他手中傳承和發揚。今年9月,王國興到北京參加中國音樂家協會二胡學會舉辦的專業二胡品鑒會,他新制的一把黃花梨六角二胡一舉奪魁,獲得“極品”稱號。他個人也喜獲“演奏家關注并喜愛的制琴名師”以及“中國二胡制作名師”稱號。

“有了標準,就有了行業規范,大家才能在一個公平的環境中切磋、提高。”王國興說。

引力播

重個性

“有常無定”和“藝無止境”

標準是規范性文件,是“死”的,手藝卻是活的,講求巧思與創新,別出心裁。兩者看似矛盾,“其實并不矛盾,蘇繡藝術教育家沈壽就說過‘以新意運舊法’,針法可以是一樣的,但表現時代、表現美的藝術,是多彩的。”黃春婭說。

“色有定也,色之用無定。針法有定也,針法之用無定。有定故常,無定故不可有常,微有常弗精,微無常弗妙,以有常求無常在勤,以無常運有常在悟。”在沈壽的專著《雪宧繡譜》中,有這樣一段記載。

“有常無定,既遵循刺繡之一般規律,做到‘有常’‘有定’,又以‘無常’‘無定’達到出神入化之妙境。”蘇州大學藝術學院退休教師李明認為,這是蘇繡的藝術特點和發展路徑,并在其所著的《蘇繡》一書中作了詳細概述。

就規范市場的角度看,沈建康認為《蘇繡》國標的實施,有助于大眾認識到什么是真正的蘇繡,也有助于推動蘇繡等級分類,對蘇繡產業的健康發展是有幫助的。“文化要傳承,也要創新,老前輩們常說‘藝無止境’,給蘇繡定標準,并不是定義死蘇繡,更不是‘定格’。隨著時代變化,技術的提高,人們藝術欣賞水平的提高,不排除標準也會隨之調整和提升。”

《二胡》行業標準,就有過多次修訂。2011年修訂時,增加了產品品種,提高了要求,測試方法、檢驗規則也有所調整。

“有的人做琴為了氣派,蟒皮格子要選大的,顏色要金黃的,還有把琴頭換成龍頭的。實際上,音質才是判斷二胡優劣的根本要求。”王國興曾在全國二胡評選活動中當過評委,閱琴無數。根據《二胡》行業標準,二胡可分為高級品、中級品、普及品三類。除了選材,主要分類要求就是音質。

把制作高級品二胡定為目標,在技藝的傳承中不斷探索與創新,王氏父子可謂二胡技藝傳承的完美范本。

引力播

坐落于吳中區光福鎮工藝文化城的陸小琴核雕藝術館,同樣有個技藝傳承空間。跟隨陸小琴20多年的舊木桌上,一盞臺燈,兩塊磨刀石,圓刀、尖刀、直刀、刮刀等核雕“四件套”一字擺開。從雕十八羅漢練習“五刀定位”,到“民俗雕”“佛教雕”“文人雕”……直至復制出“核舟”,陸小琴認為,這些只是技術關口的不斷突破,是每一個藝人繞不開的必經之路,但核雕不是簡單的雕刻,對藝術的追求,還需要“一口氣”。

個性和悟性,決定手工藝的靈性。一天傍晚,在太湖邊不經意的一瞥,陸小琴突然有了靈感。“欣喜若狂”的她將一顆橄欖核徹底打破,并打磨得薄如蟬翼,將落日下煙波浩渺的湖光遠影投射在半顆橄欖核上。這或許就是陸小琴常說的那“一口氣”。

記者手記

留住手藝在于活態傳承

留住手藝,是人們普遍關心的話題。蘇州歷來重視對傳統手工藝的保護,下了很大力氣,也產生了一大批國家級、省級的工藝美術大師、非遺傳承人。政府、院校、研究機構、企業等也一直在做相關工作。

留住手藝,關鍵要抓核心,主要是技藝特點和藝術風格,比如核雕就有南工、北工之分。如今蘇繡有了國家標準,這是個很好的嘗試,判斷什么是蘇繡,有了標準,有了尺度,很有意義。記者深刻感受到,任何手工藝的技藝都是活態的,不同的行業有不同的特點,傳承和保護工作不宜完全照搬,也要“匠心獨運”,根據各自的特點和狀況,選擇不同的方法,把行業往正向發展的方向引導。(選題策劃:王芬蘭 高巖 稿件執行:葉永春)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戰“疫”中的“凡人微光”
一家醫療企業的口罩戰“疫”
疫情背后的城市溫度
眾志成城 蘇州加油
寒風中 有暖流
“疫”線有我 同心戰“疫”
平码公式计算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