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

  徐晨瑜(左一)和媽媽徐艷、妹妹徐紫瑜。  徐艷 供圖

  徐晨瑜(左一)和媽媽徐艷、妹妹徐紫瑜。  徐艷 供圖

本報記者 葉永春

在本周一學校的升國旗儀式上,徐晨瑜以《我愛我的祖國》為題,向同學們講述了她入選國家隊、征戰世界鋼管舞錦標賽的故事。

4歲學習拉丁舞,8歲迷上鋼管舞,這名蘇州常熟的12歲小姑娘,在多年的磨礪中,經歷了從好奇到抗拒、從抗拒到無奈、再到全身心地擁抱和融入的心理過程,最后終于迎來了人生舞臺上的高光時刻:入選國家隊,并將一曲溫潤婉約的“江南春雨”帶到了國際舞臺上。

蘇州女孩英倫對決 一曲“江南春雨”亮相國際舞臺

10月24日下午,飛機落地,徐晨瑜等中國鋼管舞國家隊一行14人抵達英國貝爾法斯特市。

“那里有很多城堡,上面布滿了苔蘚,看上去灰撲撲的,像一幅老照片。”相比北京的秋高氣爽,那里已是寒冬將至,風吹到身上冷颼颼的,給即將參賽的隊員們增添了一絲緊張感。

巔峰對決于北京時間10月26日下午正式開始。鋼管上,各路世界級高手各展神技,令人嘆為觀止。其中有一個插曲讓徐晨瑜至今難忘。那是中國隊隊長何教練,她在鋼管上的第一個動作難度就很大,在手臂緊貼著鋼管轉動時,本已縫合的傷口突然被撕開,近5厘米長的傷口,像一張張開的嘴巴,鮮血直流。舞曲才到一半,何教練的衣服一角已被鮮血染紅。

何教練繼續比賽,徐晨瑜看得揪心。她擔心鮮血沾到鋼管后會打滑,鋼管高達4米,萬一摔落,可不得了。好在,何教練順利完成了比賽。賽后大家給她包扎,她眼噙熱淚,不是因為疼痛,而是因為傷情導致幾個動作沒有做到位。看著何教練被送去醫院,在后臺等待比賽的徐晨瑜心潮澎湃,“這種拼搏精神深深感動了我,為了國家榮譽,流血流汗,無怨無悔”。

稍作等待,聽到廣播里報出自己的名字,徐晨瑜登臺。與大多數激情洋溢的隊員不同,徐晨瑜一身淺色賽服,上有點點綠意點綴,素雅而恬靜,像極了江南的田田蓮葉。她的參賽作品名叫《吟吟春雨》,展現的是江南的溫婉和含蓄,然而技巧上不失高難度動作。特別是當舞曲接近尾聲時,有一個從鋼管上方突然滑落又頓住的動作,像一顆雨珠落下。動作看似輕柔,卻需下大力氣,更要拿捏得恰到好處,要是把握不好,是有一定危險的。舞臺上,徐晨瑜順利完成了一整套動作。

這次世錦賽,徐晨瑜獲得了青少年組的第4名。雖然沒進三甲,但“我不氣餒,還會繼續努力。”徐晨瑜信心十足,計劃征戰下一次世錦賽。

為讓女兒學會堅持 媽媽親自上陣考取“舞蹈教師證”

徐晨瑜征戰世錦賽,離不開媽媽徐艷在背后的全力支持。徐晨瑜參賽的服裝,是徐艷親手制作的;參賽作品《吟吟春雨》的編舞,是徐艷設計的,舞曲也是徐艷精心挑選的。為了女兒徐晨瑜學好舞蹈,徐艷甚至親身上陣跟著學,還獲得了“體育舞蹈國家二級教師”資格證。

“孩子學藝,很難說是真正喜歡。有很多是頭上新鮮,后面不肯堅持。”和很多孩子一樣,4歲開始學拉丁舞的徐晨瑜,到了要吃苦的時候,也想打退堂鼓,徐艷見她有些技巧記不住,也跟著報了班,學會后回家再教徐晨瑜。8歲那年,徐晨瑜在電視上看到鋼管舞,覺得好玩,提出要學,徐艷幫她報了培訓班。

“見我給她報鋼管舞,我的媽媽追著我打。”在很多人的觀念中,鋼管舞仍難逃“艷俗”標簽,不過徐艷不這么認為,她覺得鋼管舞是集眾多技巧于一體的綜合性藝術,讓女兒去試試,沒有壞處。可是沒想到,那家鋼管舞培訓機構因生源不足,在徐晨瑜上了8節課后,就關門了。徐艷又四處打聽,經人介紹,在上海找到一位專業的鋼管舞老師,立即帶徐晨瑜前往拜師。

正是之前學拉丁舞打好了基礎,加上徐晨瑜悟性高,很多技巧一學就會,深得老師認可。為了讓徐晨瑜把更多的鋼管舞動作做到位,徐艷又帶她學中國舞,練習毯子功。為了方便徐晨瑜隨時練習,徐艷在家里和公司都安裝了鋼管。

去年,徐晨瑜參加全國鋼管舞錦標賽,獲得亞軍;今年8月,徐晨瑜入選鋼管舞國家隊,在天津接受為期3個月的集訓,備戰世錦賽。“那三個月,是真苦,上午練體能,下午練軟開度,晚上再練技巧。”除了中午能休息一個半小時,訓練要從上午7點30分持續到晚上9點。如此高強度,前所未有,徐晨瑜免不了鬧脾氣,徐艷忙前忙后全程照料,也病倒了。

現在,升入初中后課業更忙,但一天半小時熱身,三遍中國舞練習,仍是徐晨瑜的必修課。“保持體能和身體的協調性,是為了在舞藝上能繼續精進。”女兒能把這些堅持下來,徐艷很欣慰。

“紅色基因”代代相傳 骨子里天生有股不屈的韌勁

為了做到更好,再苦再累也要堅持下去,徐晨瑜能做到這一點,離不開媽媽徐艷的親身示范。徐艷是一家文化傳媒公司的負責人,婚慶、企業慶典、形象宣傳等等,有時忙得兩天兩夜不合眼,但仍要抽出時間陪女兒練習,幫她編舞。女兒身上能有這股韌勁,徐艷認為是家族傳承。“我外公是黨員,參加過抗美援朝;我父親也是黨員,從過軍;到我也是黨員。我女兒就是‘紅孩子’。紅色基因在我們家代代相傳。”

正因為三代都是共產黨員,遇到一些特殊的節日,徐艷還會與家人用特殊的方式來紀念。2016年,為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,徐艷編排了鋼管舞《我們的長征》,與大女兒徐晨瑜、小女兒徐紫瑜三人上臺表演,獲得最佳表演獎、最佳人氣獎以及相關比賽一等獎;今年暑期,徐艷為徐晨瑜編排的鋼管舞《我的自白書》,獲得相關組織舉辦的“永遠跟黨走”比賽金獎。

如今,見徐晨瑜在練舞,6歲的妹妹徐紫瑜也會在旁邊跟著學。“可能是看姐姐學舞可以穿漂亮衣服,她興趣很高。”徐艷相信,不管做什么事,兩個女兒必定能克服各種困難,因為在她們身上,同樣有著那股不屈的韌勁。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戰“疫”中的“凡人微光”
一家醫療企業的口罩戰“疫”
疫情背后的城市溫度
眾志成城 蘇州加油
寒風中 有暖流
“疫”線有我 同心戰“疫”
平码公式计算法